淡然面对世间悲苦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

淡然面对世间悲苦

帖子  飞雪 于 周五 一月 11, 2008 7:10 pm

安详是一种状态。处身在扰攘人世,行走于十丈软红,难免会遭遇种种不曾预料到的事情,经历命运捉弄下的大喜大悲。或许有的人会揣着一腔热血反抗命运的不公,或许有的人会喋喋不休地抱怨自己的惨淡,但是于事何补呢?倒不如以一种安静祥和的心态静观世事变化来得洒脱。

  有一个青年,原本生在富贵之家,过着衣食无忧幸福美满的生活,然而在父亲早逝之后,家产被伯父全部霸占了去。他和母亲,还有年幼的妹妹,被迫流落街头,靠乞讨度日。为了生活得更好,青年独自背井离乡,外出打工。

  青年到了大城市,身体嬴弱的他也不得不靠做苦力谋生。他到码头上扛包,因劳累过度,几度晕倒在地。后来他总算攒了些钱,便赶着回家,不料在路上碰上了小偷,将他的钱偷得一分不剩。他又再次乞讨着回到了打工的城市,再次开始艰辛的谋生。当他可以再次回家时,他已经快四十岁了。

  回到家乡后,他才知道母亲四年前就已经离开了人世,她的妹妹据说离开了家乡,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。他用自己微薄的积蓄,在家乡开了一个小卖铺,做点小买卖为生。后来他娶了一个哑巴,日子还算过多顺心。可是妻子在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难产,大人和小孩都没有活下来,留下他孤独地在世上生活。

  他五十岁的时候,终于再见到被迫流离失所多年的妹妹。这些年,妹妹也受够了折磨,却没有一个亲人可以倾诉。当她终于再次见到哥哥,可以向他倾诉时,看到哥哥孑然一身,骨瘦如柴,住在矮小的黑屋子中,和她年少时记忆中英俊清秀的哥哥看起来完全不是一个人,不禁悲从中来。妹妹流着泪说道:“妈妈临死前,一直在叫着你的名字,她是多想再见你一面啊!妈妈死后,我一个人四处流浪,受尽了人世间的苦难,但我还是抱着哥哥还活在世上的希望坚持活了下来,就想着能见到哥哥的那一天。我以为,哥哥一定能过得比我好,谁曾想你也活得那么苦。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们啊!”说完,妹妹忍不住痛哭失声。然而,经历了这么多苦难之后,哥哥已经悟透了人生的真谛,无论什么样痛苦与磨难都已不会打乱他心中的一片纯净和平。哥哥抚摸着妹妹的头发,平静地唱起儿时母亲教的一首儿歌,仿佛一切苦难都融入了那首歌中,然后随着歌声消失在辽阔的天空下。

  世间悲苦令人难耐,有一副最佳的解药,那就是淡然处之。

  一个刚毕业三个月的小护士经历了一件事。有一天,她们妇产科来了一个待产妇,这个待产妇可不一般——她身染艾滋病病毒,所以,没有人愿意当她的护士,最后,小护士接受了护理这个19床待产妇的任务。

  第一天的护理就有抽血这一项,而几乎人人都知道,血液是艾滋病的传染途径之一。小护士心里紧张极了,以致一针扎下去没有扎进静脉,倒是把19床的血管给刺穿了。这下子小护士慌了,她忙着找玻璃管吸血,还要格外小心地不让病人的血迹沾到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,而在这个过程中,19床始终没有多说什么,更没有发脾气,她的脸一直都那么平静。这是一个不一般的艾滋病患者,在自己面对巨大不幸的时候,依然善待他人、宽容他人。

  看了19床的病历后,小护士才知道,19床原本是一所大学的副教授,年纪才三十,可以说前途一片灿烂,但她在一次出差时遭遇了车祸,不得不紧急输血,就是在这次输血过程中,她被感染了艾滋病病毒,而这个情况,直到怀了孕,做检查的时候才发现。得了艾滋病,就意味着免疫系统遭到了破坏,生产时,任何一种并发症和可能的感染,都会对19床造成致命的威胁。

  19床每天都必须服用多种药物,以控制艾滋病病毒的数量,抽血、输液——这些是天天都要做的事,于是,19床的两条手臂从手背到胳膊,全都布满了针眼,而小护士由于手生和紧张,经常需要扎好几针才能扎进去,但19床从不埋怨和生气
avatar
飞雪

帖子数 : 13
注册日期 : 08-01-10
地点 : 深圳市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